请不要停止痛苦的信仰

2019年3月5日10:59:04 发表评论 45

请不要停止痛苦的信仰

请不要停止痛苦的信仰

      3月4西双版纳

      算来有些年头没有完整地度过一个真正的冬天了,不论身处多高的纬度,热带就躲在地图的下半部分,给试图逃避寒冷的人迁徙的理由。于是我再一次来到西双版纳,椰子树、傣族建筑、澜沧江、正在倒计时的泼水节以及30度的蓝天白云,编织了一个熟透了的春天。

      与此同时,一支同样熟透了的乐队,也来到了景洪,试图给热带的人们鼓噪出更多的热情。20年前,痛苦的信仰乐队成立,20年后,周年纪念巡演从云南开始,西双版纳是第一站。

      朋友买了两张票,约我一起去现场。我原本是拒绝的,可能是因为自从主流手机取消了3.5mm耳机孔后,我不仅不用手机听歌,连音乐也放弃热爱,更别说什么现场了。所以我不太想去,但最终不想让她失望,还是去了。

      请不要停止痛苦的信仰

      记得十年前的2009年,那时我还在读大二,在武汉的VOX酒吧看了痛仰的现场。彼时青春年少,正是痴迷摇滚的大好年纪,痛仰是我最喜欢的摇滚乐队,无他,既硬核又好听。那时梦想总是令人向往,爱情就是萨菲拉炫目的瞳孔,所谓信念,千言万语不如一句“一直往南方开”。

      十年之后,我却再也找不到对摇滚乐最初的热情,坟头草两米多高,心已枯萎,更愿意不那么“激进”。于是打车去演出地点柒酒吧的路上,我就开始用iPad看西班牙足球甲级联赛了,中国球员武磊首发登场,很有可能收获一粒进球。我打算在躁动的现场看完这场比赛,然后既不痛苦也没有信仰地离开。

      演出9点开始,但直到10点,主唱高虎仍没有登台演唱,武磊也还没有进球。身边挤满了二十岁的小孩,他们的等待热烈而又蓄势待发,像极了当年的我。而我,在人群中平静地宛如一个打算离职的工作人员。

      请不要停止痛苦的信仰

      朋友或许想帮我分担浓郁的无趣感,也和我一起看球赛。因为前段时间出了车祸腿部受伤,作为痛仰的狂热粉丝,她是杵着拐杖来现场的。她不时地将目光从iPad转移到舞台上,不想错过乐队登场的瞬间。

      这是一支曾让我疯狂热爱的乐队,陪伴我度过了整个十年。我内心所想却是——都一把年纪了,信不信仰,痛不痛苦的,讲多了也没有意思吧。于是我对她说:

      “看嘛,现场来的都是小孩子,小孩子嘛大可以谈什么理想,说说信仰,上了头的还可以搞得挺痛苦的样子。到了我这个年纪,马上三十岁了,再去谈什么信仰,什么痛苦,真的,有点尴尬。”

      我这样想着,就心安理得多了。比赛来到了下半场,痛仰乐队也终于登场了。人群顿时被点燃,“痛仰牛逼”、“萨菲拉你在哪”,欢呼声中夹杂着刺耳的口哨。毫无疑问,这是属于痛仰歌迷的夜晚,一个值得畅快淋漓的夜晚。

      当然,我更关心的依然是武磊的表现。比赛进行到第64分钟,武磊终于进球了,这也是时隔10年后,中国球员再次在欧洲顶级联赛进球。他和我一样大,接近30岁,已经快要进入职业生涯晚期。但为了在最高级别的联赛证明自己,他放弃了国内舒适低压的环境以及数倍的年薪。

      请不要停止痛苦的信仰

      武磊进球时,现场的痛仰歌迷正陷入巨大的狂欢中。我瞅了一眼,突然意识到,台上抱着吉他的高虎已经45岁了。他那么的投入,那么心无旁骛,似乎只要他还抱着吉他,就会永远年轻。

      我45岁时,会像他那样依旧盛开吗?我肯定不能。往往当人缺少某一种精神时,才会更热衷于精神寄托。或许高虎和武磊是同一类人,他们的生命写满了热爱和挑战,而这正是现在的我所不再有的。

      不知是突如其来的感触改变了我,还是喝了两瓶老挝啤酒有点上头,当高虎开始唱《西湖》时,我已经和其他歌迷一样跟着唱了起来。这首歌让我想起在杭州的日子,那时我在报社做社会新闻记者,每天都要接触凶杀、车祸、尸体、火灾等社会阴暗面。休息时,我经常去西湖转悠,耳机里单曲循环痛仰的《西湖》。

      请不要停止痛苦的信仰

      当《公路之歌》响起时,我想起了十年前的那个夏天,一个人骑着自行车穿行1300公里,一路高歌“一直往南方开,一直往南方开。”我还想起两年前去中东的路上,骑摩托穿越罗布泊无人区时,是痛仰的《空城》激励着我的孤独西行。那时高虎说孤独像毒药,在烟雾上空缭绕,所以那时的我只身一人却更爱孤独。

      痛苦的信仰的歌陪伴我度过了过去的十年,它依然是我最喜欢的摇滚乐队,只是我不再是让自己喜欢的那个我。我不愿意承认自己失去了热血与信念,于是把一切归咎于时过境迁。

      年轻时,我们都有过一些乱七八糟的梦想,当梦想付诸行动时,便以为自己拥有了信仰。往深了去想,它触及了生存哲学最核心的问题,使你远离舒适,牺牲快乐换取执念。当你没有足够的勇气承受这种痛苦时,逃避便占据了上风。

      请不要停止痛苦的信仰

      为了掩饰自己的逃避,你开始讲一些道理,什么“平平淡淡才是真”、“不小了,是该稳定了”、“人生经历过就好,还是得回归现实”。

      逃兵总是把敌人描述得异常强大,安于现状、逃避理想的人,也总是更倾向于把理想说成是年轻时不懂事,或者归咎于现实的无奈。痛苦是信仰的遗产,而信仰最大的遗憾莫过于你不再相信了,那时也就没有了痛苦。一如现在的我,正在渐渐走向逃避,甚至开始认可逃避。

      痛仰乐队依然在热烈且温柔地唱着、享受着。尽管“华丽的外衣全部都会褪去,但请不要停止我的音乐”。摇滚乐最华丽的时代早已过去,而过去十年,则是中国摇滚乐从衰退走向更加衰退的十年。这十年里,以李志、赵雷、宋冬野等为代表的民谣乐迎来了黄金时代,摇滚隐入角落。

      也许是上一个时代的年轻人不停地思考,却总也找不到答案,于是他们在摇滚乐中寻找方向。而这个时代,我们不用思考就可以得到无数答案,更愿意寻找情绪的出口,而不是信仰的意义。

      请不要停止痛苦的信仰

      摇滚究竟是什么?高虎的回答是:“摇滚不是什么”。那么痛苦的信仰意味着什么?在我看来,更多意味着一种享受,而不是坚持。

      因为真正的信仰无法阻挡,也不存在逃避,当信仰需要坚持才能保持时,其实是你已经不那么信了、不那么爱了。痛仰乐队一定会继续唱下去,而且我相信他们的信仰不需要坚持,因为他们一直热爱、不要停止。

      而我曾经的信仰则需要坚持一下,因为我没有以前那么相信,那么热爱了。

      演出结束后,歌迷们在柒酒吧外迟迟不愿散场。我发现自己并不是人群中年纪最大的,因为我看到还有抱着孩子的父亲、妆容掩盖不了皱纹的中年妇女。我并没有被这样的场景打动,也没有思绪万千,只是打算买一个保留3.5mm耳机孔的手机,听一听音乐。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