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2018年10月20日09:43:25 发表评论 73

小时候,以为世界就是我们村庄那么大,

山的边缘,便是世界的边缘,

山的那边装的会是什么呢,

是无尽的水吗?

还是像天堂一样,满是白色的云彩呢?

我常常凝望着那片被山顶起来的天空,

这样想着。

长大后,当我翻过那座山,

又看到了很多山时,

才知道,原来,山的外面还有很多山,

它们一山靠倚一山,绵延无尽,

哦,这是一个国,一个很大很大的国。

后来,当我离开国,去向了远方的远方时,

又看到很多海,海的那边仍然有很多很多人,

他们面孔各异,一样拥潮大地,

哦,这是一个世界,一个很大很大的世界。

我走啊,走啊,

我想看看这个很大很大的世界,

我轻轻的,尽以微风的经过,

不惊动一颗露水的沉睡,

然而,总有那亢奋的,萎垂的,

欢愉的,或是默沉的人,

在路边,轻易被我看见;

他们在各样不同的角落里,

以不同的姿势,

生长又枯萎,欢笑又哭泣

我忽然静止,看向他们的腰腹,

在那里面卷缩的,不就是我的一部分吗?

原来,我早已藏在你的腰腹里,于千山万水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冬季的巴黎


巴黎的冬季,在塞纳河的桥上,

我看见一个坐在严寒里弹钢琴的青年,

我不知道琴是如何而来,

我也不知道那双指尖里,

承载了多少力量与冰冷,

我只知道,在泛黄的晨光长久的照射下,

地面零碎的冰结仍然要倔强坚硬,

风带来的冰冻,麻木了我的手指,

而我依然看见,有梦想的声音,

飘向里巴黎的天空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土耳其费特希,一个为孩子刷牙的父亲


我把前半生和后半生的慈爱,

都放在心门靠外的地方,

以免你沉默的时候,摸不清爱的去向。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华盛顿,沉睡在华盛顿纪念碑公园里的拾荒者


在大地被阳光沐浴的时候,

我把身躯放在了这里,

以地为铺,以天为盖,

将心事埋在皮囊里面,一起睡去;

当最后一根发丝,也疲劳的垂落于地面时,

我突然想起,

我怀里揣着的那些梦想啊,多么不值一提,

在这疲惫的身躯面前。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洛杉矶的山顶上,一个独自坐在暮色里的灵魂


暮色里,灯火万家,染亮了天边,

那是一片喜悦的来源,又或是悲伤,

他们成堆,成集,是一片人间烟火的样子。

我长久的坐着,陷入无垠的空旷,

如此,便挡去了风的去向,

到底,我做了人间的哪一扇窗?

然而,风依然不语,只剩独自。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洛杉矶,天文台,载着夕阳而归的人


从夕阳中归来的人,

身上必定盛满它的光晕,

把那慈美,柔和一同带向了归处,

如此,心里也生出了更多的美意。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流浪的喵喵,在旧金山

我们等待如果有一扇门,会为我们开。


当黄昏经过旧金山的时候

有个城市以外的女孩,

带着游荡的灵魂,身躯没有归处。

我与她一起,守着这里的黄昏,

还有我们的行囊,在街角的台阶上,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尼日尔,晾晒在旷野的衣衫


我亲爱的布衫啊,你总包裹着我的肉身,

一点一滴,不嫌弃长在我皮囊里,

每一颗没有手脚的斑点,

因而我要将你洁净,

放于阳光下有风经过的地方,

容你接收天与地最真诚的馈赠。

你看,这日光长远,天黑也慢,

我们将会,一同缓慢的老去

在这片忠诚的土地里,

彼此爱护。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上海,新天地梧桐树下的外国人


我看见,一条幽暗的路,

有一个寂静的人,

将心,不小心落入夜的深处,

沉默,嵌入了地面的人影,沉向大地,

你看,这步子里细微的孤独,

多像是对黑夜的一场成全。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美国,瓦尔登湖


这是瓦尔登湖,是梭罗在此居住了两年又两月,写下《瓦尔登湖》的地方,

他曾在这湖边说:“看我怎样让岁月流逝,把冬天打发走,迎来春天”,

我来时,又看见湖边被人堆起的这一堆石头,心想,他一边捡起石头时,一边在想什么呢?

是否也在思考着,关于他生活的地方,和他生活的目的?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美国西部的1号公路


一条我一直想去的路,

然而至此,我依然没去经过,

我的手机却是去了,留下了这张照片,

这是因着喵喵在旧金山丢失手机的缘故,

这才把我的手机带着一起去了洛杉矶。

穿过了云端,穿过了1号公路。

多神奇的交错啊,我常端起这张照片想,

又想起,得与失的力量,

就是得的过程啊,岂敢说不是呢!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土耳其,格雷梅的山顶上,

独自奏弹尤克里里的少年


这是一个偶然的遇见,

在山雾迷蒙的山上,

我们远远的听见琴弦波动的旋律在飘扬,

寻着声律走过去,原是一个陪伴尤克里里的日本男孩,

他羞涩的笑,说他很害羞。

我想啊,多好啊,即使是害羞也仍然是好

冰寒冻地的天,把尤克里里背到土耳其的,

原来不只我一人。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迪拜的街头


许多的喧嚣,都被淹没在车水马龙里,

它们安然的一同观望,一起议论,关于这人间的事儿,

似乎每一种声音的经过,都不带任何的威胁的力量。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非洲,尼日尔的野生鹿


我们带着,傲娇的犄角,

在荒野里,自由,生长;

在烈日里,温顺,狂放,

在孤静里,相伴,相行。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武汉,中山公园里的一对老人


在中山公园的很多条园林小道,我都看到过他们的身影,

都是在清晨,都是在散步,都是在沉默,都是在相扶。

我认得了他们,白发苍苍携手彼此的样子,

我想,但愿得河清人寿,于此长走不倦吧!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土耳其,以佛所冬季的彩虹


冬季的天,生出了彩虹,

你一定要问个究竟,

天空说,那是因为自己怀里有了自己的秘密,

却又忍不住悲伤,才落下了雨滴,

然而,又止不住对人间的歉意,所以就画出了彩虹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凌晨5点的格雷梅


冰寒笼罩了黑夜与明亮,

也笼罩了大地上影子的影子

影子踏着夜色的微光说:

你用你的生活方式

我用我的方式去生活,

因为我们爱自由 ...

有白的雾,在热的身体前面晃荡,

我们依然将这自由踩在冰块上,

但,不说藏在暗处里的黑。

@影子外的人@我们的埃塞小伙伴

经过他们的生活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纽约的黄昏,守着海上日落的一家人

你瞧,即使我们都是生活在下水道的里的人,

但依然也有人在夜夜仰望星空,与心归同处的人一起。


日,要与月交替,就在那黄昏处;

岁,要与年走远,就在这光阴间;

我,要与你安好,就在这岁月里;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波士顿,哈佛大学的午后


我只是想看看,看看他们的书院,看看他们的草地,

看看那些认真读书的人儿,勤奋的模样。

我准备就在那林荫小道里穿梭一会,然后就离开。

确实,我只是缓慢了脚步。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伊斯坦布尔,冬季的独立大街,


一条街缩在寒风里伫立,

一群人却挤在里间嬉笑,

不是因为爱着这样的冰冻,

而是,那飘起的空气里,

都是五彩的颜色,

让人不自觉要微笑。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蓝色清真寺门前,一同把笑容驻进时光的穆斯林家族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好莱坞环球影城的街道


最纯粹的心安,莫过于在陌生的街头,

有一张对你笑的脸,即使是初见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我一起守着阳光,守着成长

经过生活的不易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墨西哥,拉着热气球奔跑的人

当我拍下这张照片时,

我只想到了生活的不易,

看到他们疯狂的奔跑,

在荒地,在丛林,在随处出现的篱笆栏里,

随的风的不稳定吹向,

去追赶,阻拦,去抵抗,

自此,我不再看这天有多高,云有多净了,

我只看他们,

看他们,如何一步一步的将我们这窝矫情的人们

安全的降落着地。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在非洲,要带娃,要买菜的农妇,在菜场为生计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伊斯坦布尔,一个嬉笑的流浪女孩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墨西哥的街头,一个勇敢的琴手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非洲,互不抵触的乞讨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独立大街,卖艺为生的小组对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非洲,只剩微笑的孤儿院孩童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没有鞋子的童年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荒野里的嬉闹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马背上的幸福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宴会里的欢喜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成年后的童真与游戏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沙尘里的热爱


赤足奔跑,只为一个足球能给的快乐,

即使,那漫天尘土,迷糊了双眼,

也挡不去沉在胸廓里,要狂热的心。

我藏在你的腰腹里,于万水千山

一双手,要怎样才觉温暖?

一颗心,要怎样才会快乐?

一个人,要怎样才会愿意?

不要去问黑夜,也不要责问黎明,

所有的答案,都在你身体以内,

耐心寻找了自己,这便是万水千山。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