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所 「纽约记」

2019年2月26日09:37:44 发表评论 47
难民所 「纽约记」

九月/摄

清晨,在一个漫长的梦里走出来,腰酸背痛,就简洗簌背着背包就出了门,日子又往后走了一步,是好是坏,总是要在温宜的房屋以外度过。

风从西边来,狂乱,汹涌。

满脸的发丝在无节奏的抽搐,毫无轻重。闭着眼睛随着风声,想着昨夜的理想,恍惚以为那漫天飘散的都是心事。睁开眼,原尽是满眼的枯叶和渣碎,在半空追逐,交织…

风在凌乱,而你呢?我问自己。

我在难民所,脚下即是

“办签证,办留学,办绿卡,考公民”

“体验劵,体验劵,优惠7折,剪头发20块”

“免费学英语,学中文啊,免费学啊”

“苹果2块3个,3块5个”

“在佛堂烧香、死在佛堂,在家里烧香,死在家里…”

风继续拍打着满大街的吆喝声,和这街上的新老面孔。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生活叫喊,他们挥举着手臂,扬着嗓门高低起伏,层次不齐的声音交织在一块,像是一首没有组织的山歌,永远在合唱,永远唱不齐。

这里必然是人多的,然而更多的不是是非,而是看不见的冷漠与孤独。

走进一家药店,温和的询问女售货员,有没有消毒类的东西,她说干什么用的,我说洗衣服的。她对着药瓶说,先把自己洗干净吧。

我就不再吱声,早已习惯这样的语调贯穿在空气里,就像每天出门就会看到日光是亮的一样,见一切为平常。我不能计较,我想为别人的过错去耗费自己的情绪,不值得。

城市是冷的,语言也是冷的,人心若还能热潮,也是艰难。

然而,这里确实是闻名于世界的一座城,年复一年数不清的人要往这里钻,不顾一切,不惜所有。

日晨,他们穿着耐克阿迪的鞋子,套着更为昂贵品牌的羽绒外套,拥簇在人流里,在红灯未尽时一起往马路对面冲。斑马道就被挪动的鞋子踩满,它们挂满污渍。然而没有眼神在意,因为这只是一双上工的布鞋。

夜幕,万家灯火燃起,灯红酒绿处也闹起,日里自称不是人的人,都在那里做起了人,端起酒杯,在手背上洒上白色粉末,在轰震的音乐里把心颠震到最高处,他说,这样就不会孤独,也不会想家。

晨光熹微,人散离场,人模鬼样的各自踉跄,摸向自己的归处,开始新一天的延续。亦如不为人的持续。

他说,每天十几个小时哪能不像狗,可是来了就得使劲爬,要不连狗都不是。

她说,有时难过的时候,想自己这么辛苦赚钱是为了什么?所以要对自己好点,这样就会开心了。所以不开心的时候就去买,然后回家发现钱没了,所以又得拼命赚。

他说,在这里就是呆不住,也离不开。这里1块钱可以买到10个鸡蛋,可是在中国呢?这里政府好呀,政府补助,物价又低,我怎么吃也吃不完。所以我不想走,可是又很寂寞,即使一家人都在这里。

她说,来美国之前以为自己可以赚很多钱,后来才发现,赚到钱也不开心了。可是又逼迫自己这么去做,因为我不知道还有什么选择。

他说,我十岁就来纽约了,至今22年,但是没有去过其它城市,除了这里。生存都来不及,哪有心思看外面。有时间只想休息。

她说,住我儿子家楼上楼下有十几个人,每一个都说美国好,来了就不走了,然后就黑了。

他一边指着太阳一边说,你看街上走的那些人,有几个是有身份的。每年中国黑过来3万余人,人呢,都到哪去了?

喏,这街上不就是!

人潮依然在涌动,阳光亮白得我睁不开眼,心一阵一阵的被抽疼。

我侧歪了脑袋,对面马路的司机在大卡车上吃着快餐,阳光打在他脸上,我看见了他的轮廓,安稳平和。

我拨了律师所的电话,想告诉他,我想了三个月的决定。

难民所 「纽约记」

九月/摄

以前总听人说,如果你爱一个人,就带他去纽约,因为那里是天堂;

如果你恨一个人,就带他去纽约,因为那里是地狱。

我是自己赶来的,因而于爱恨甘苦,我总会默然消受。

只是,这难民所,我已经第二次来了。

依然没有一个我牵挂的人,可以多说一句话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