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户外煮饭

2019年1月19日13:40:55 发表评论 已收录 76

      煮饭的时候突然就飞来一只大虫子,它拍拍翅膀,毫不犹豫地就往我煲的汤里跳了进去,如果仔细看,当时它还旋转了一下,翅膀往后缩了一缩,像是专业的跳水运动员。

      在户外煮饭

      可我那汤都有100度的高温了,就是一直沸腾着,我才把锅盖打开放到了一边,想多煲一会儿。记得在委内瑞拉巴塞罗那养伤时,阿丁阿祖给我煲汤补身子,一大早就用陶罐泡好补品,放在文火上煲了好几个小时呢!你看广东人多会煮东西,虽然当时我是受伤的福建人?

      在户外煮饭

      现在瞅着自己锅里的大虫子肯定是瞬死了,它只能任由沸腾的泡泡把自己拍来打去,毫无怨言,像飞蛾扑火那样轰轰烈烈,但我只想说,你丫得下去前洗澡没?还有你能不能吃?

      基于第二点,我曾经食物中毒过,那滋味比拉肚子还难受,感觉就是去鬼门关敲了敲门,而且还用力地快把门敲爆了,阎王爷都不开门,可能那天他妈妈不在家,所以不能开,我就这么挺了过来。

      在户外煮饭

      那么吃的东西在心里只有点ACD数时,我决定把虫子咬,哦不,舀出来,本来还想着要不要把汤给倒了,重新再搞一波,但感觉浪费粮食,可能阎王爷“呵呵”地就把门打开了,我就先就着饭喝了一些,感觉没什么异样,那就喝光好了。

      户外煮饭遇到这样的事,开始还有点慌张,想着怎么办,它怎么样,还有没有的救,当达到我这种烧过好几十升油,户外煮了无数顿饭后的心态后,就只是简单地区分为干不干净和能不能吃了。

      在户外煮饭

      想想之前也听说过好多骑行大神有这“毛病”,路上见到有啥动物的尸体,开始都觉得好心疼,那么可爱,这么的年纪轻轻,咋说走就走了,然后在就近的地方挖个坑,把它给埋了。

      当见到越来越多这样的动物尸体后,可能慢慢都变成了野人,就会去观察一下,被汽车撞死多久了,肉还新不新鲜,这动物能不能吃的状态……有点歪歪了,我反正还没有煮过被撞死的小动物。

      在户外煮饭

      但之前在亚马逊去印第安部落时,确实看到了他们烤蚂蚁,烤各种虫子吃,在中国云南这事也很常见,非洲也有。起先那密密麻麻的虫子看得都让人头皮发麻,后来斗了下胆闭着眼睛抓一只尝试了一下,居然“嘎嘣”脆,还有点好吃,吃虫子这事,也变成了人生跨过的一个栏,像第一次蹦极啦,潜水啦,你的初吻啦,总是那么让人怀念的嘛。

      在户外煮饭

      把饭菜汤都吃光后,我又盘算了一下,之前休息时,煮一杯米刚刚好,骑车路上煮了两杯米,想着吃一些留一些,等骑到饿了,可以翻出锅,用保温杯里的开水把吃剩的泡一下,又快速解决一顿,国外骑行就是这样,天天吃面包都省不到哪里去,回想在中国骑行,馒头榨菜老干妈,百吃不厌又便宜,更关键的是方便。

      现在吃光了,光得我把锅甩来甩去,汤一滴都没有飞溅出来,那洗吧,正好又下了雨,雨水涮涮,再擦擦,清水再过一遍,有时还会烧一壶热水泡下茶,整个锅就变得很干净了。收拾好所有东西,下一顿要是不下馆子,不吃干粮干面包什么的,一切又要重新来一遍。

      在户外煮饭

      有时到了煮饭前就是找不到水源,看看车架上只有500毫升的水还能不能煮一顿?而且吃完后还要洗锅碗瓢盆呢?以前用膝盖想都觉得这水肯定不够煮饭,要找水源才行,现在发现没有什么行不行,如果一直要有2升以上的水才开始开锅,那很多情况下,煮饭的大前奏就一点都不成立。

      我个人是买了一包湿纸巾,平时可以擦脸什么的,后来发现湿纸巾还能用来洗锅,一片洗全套大保健,用完后少量水把锅过一遍,也挺干净的。

      在户外煮饭

      那水的问题算是解决了,食材呢?

      驼包里在不是无人区的地方,正常都留有一包1kg的大米或500g的面条一包,外加很方便携带的罐头,汽油在委内瑞拉便宜得不要钱,每次一加就是2升的可乐瓶两大瓶,现在巴西汽油就让我感觉贵得要成精了,汽油就换成了500毫升一加,快用完了再买,食用油有个500毫升,也能用很久了,盐啊糖啊少量,其他什么调料,有看到喜欢的就带点,带多了也都是自行车背着,不要担心重嘛?

      在户外煮饭

      这样的大前提下,和每次都有意识地要补充基本食材,就很少发生没东西煮的情况,当然罐头这种东西方便是方便,但我总感觉能放个5年的罐头,里面的鱼啊肉啊还是少吃一些为妙,不到买不到菜,买不到新鲜的牛肉鸡肉时,就轻易不会去煮罐头吃。

      更关键一点,就是西方的罐头好多没有拉环,想想如果是华人朋友送的中国罐头,那好吃得是要上天了,更符合中国人的口味,而西方的,或者是我见到的那些,就一般般啦。

      在户外煮饭

      但总有要吃的时候,开那种没有拉环的罐头都是一种技术活,用刀小心又要很用刀地在其中一个表面划个“十”字,再用小钳子之类的东西,把“十”字打开,这个动作说起来很容易,就像下水去游泳一样,等下了水,不会游泳的人才会懵逼,会游泳的人,还偶尔会脚抽筋溺下水,所以有时我也会一不小心,就把手上划出了一个血口。

      小伤口还好,倒霉的是有时会正好划到什么血管,血止都止不住,当时血“哗啦啦”地流都觉得好浪费,要不要就着米煮个人血块来吃,流多少正好能补回多少?也算是体验了一把食人族的感觉,还更变态地是吃自己的血,你看我饿起来自己都吃。

      在户外煮饭

      在户外煮饭

      那在户外能煮出些什么,也就见怪不怪了,当然一定要注意野外用火,一不小心烧山坐了牢,能把牢都坐穿了。

      黄东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