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香!

2019年1月7日10:32:50 发表评论 已收录 88

真香!

      新年的第二天下午,我倚着大船上的栏杆,点燃一根无过滤嘴的骆驼牌香烟。没抽几口,嘴里就已经吸进了不少烟丝。

      这是一艘从雷州半岛开往海口的客轮,沉默地飘零在琼州海峡上,天空灰蒙蒙的,海水是墨绿色的。对面的海南岛上没有贫民窟,没有难民营,更没有没有持枪的部落武装。比起异国的情调以及惊险刺激的动荡地区,这儿近乎于无趣。

      真香!

      在2019年之前,我找不到任何理由来这里,因为过程是可以预见的乏善可陈。只有战乱、落后、荒凉、荒诞这样的关键词,才符合我的旅行标准,或者说内容标准。

      但现在,我咀嚼着嘴里的烟丝,只有一个感觉——真香!

      真香!

      ▲湛江海岸港码头

      当一个自诩游侠骑士实则游手好闲的人决定不再以旅行为事业时,旅行便又恢复了最初的魅力。过去不论去哪里,我都会想着带上相机拍点照片、视频,这样回来后就可以鼓捣出一篇文章来。这是一种下意识的职业行为,使得每一次出行都围绕着创作内容进行,无法体会旅行本身的轻松惬意。

      于是这一次出发前,我清空了自己,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不带相机,也不想着写什么文章,只想坐船过海峡,因为我的确很喜欢坐船。尽管天气很差,凉风嗖嗖,琼州海峡也完全称不上美,我却经历了这几年来最舒心的一次出行。

      真香!

      ▲紫荆三十二号客轮

      去程是从湛江徐闻县的海安港出发,船票40元一张。说来惭愧,这艘紫荆三十二号是我迄今为止坐过的最大号的船。由于琼州海峡尚未建设海底隧道以及跨海大桥,船舱里停满了车辆,包括前往海南岛的长途大巴。

      客轮慢悠悠的,要两个小时才能抵达海口的新海港。我不愿呆在拥挤的客舱里,在大多数时间里靠着栏杆看海。海面单调而又暗淡,似一张暗青色的布被风吹皱,我的心情也随之波动起伏,跳跃舒适的音符。人的心境是如此之奇妙,只需稍微变换,同样的环境竟能带来截然不同的反馈。

      真香!

      风不平,浪不静,心还不安稳,一个岛锁住一个人?

      不存在的,我正在寻找新的方向。

      往前一步是黄昏,退后一步是人生?

      别这样,应该继续向前跑,带着赤子的骄傲。

      2019年,或许不会是波澜壮阔的一年,但一定是充实丰富的一年。在海浪的伴奏下,我沉浸在莫名的自信中,即便如今一无所有,即便如今无所事事。因为我知道,我等的船已经来了,我等的人早就明白。

      真香!

      ▲信海16号客轮

      两个小时后,紫荆三十二号靠岸。这是我第一次来到海南岛,但我没有坐车前往海口市区,而是在码头上买了一张返程票。海南岛,下次有机会再来吧。所有那些我还没去过的地方,美洲、非洲、欧洲、大洋洲,就像没看过的高分西部片,留着以后慢慢看,余生很长,不要一下子看完了。

      在返回海安港的信海16号客轮船舱里,我打开下载好但一直舍不得看的《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民谣》。这是20188月末上映的西部片,类似《荒蛮故事》,讲述了以19世纪美国西部为背景的6个寓言故事。

      真香!

      导演科恩兄弟把6个故事讲完,信海16号客轮刚好靠岸。走在夜色下的湛江海安港,有一种过得很值的感觉,因为这是普通而又快乐的一天。成年人的世界哪有容易二字,单纯的快乐是一种奢侈品,可遇而不可求。

      真香!

      或许电影看多了,自己的生活也会出现出人意料的结局。回去的路上,一对情侣正在夜色下的码头吻别,他们抱了很久舍不得离开彼此。过去,他们会给我造成成吨的打击,现在我只想说声谢谢,谢谢你们为我的这一天增添浪漫。

      殷宏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