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武快跑

2018年12月28日11:47:37 发表评论 已收录 221
小武快跑

字/古小枫

十几年前,一个少年,对小武喊:小武快跑!小武快跑!那时候他跑的飞快,跟骑了自行车一样。

十几年后,一个女孩一样对小武喊:小武快跑!小武快跑!这时候小武跑的速度终于赶上了小汽车,没人能追得上。

可是那个女孩,也许,再也跑不掉……

(一)

小武是我发小,头发短,个头小。

回忆里的整个童年时光,我们两个都是形影不离的,有他在的地方一定有我,有我在的地方也一定有他,搞得比海尔兄弟都要亲,一块饼干分两块,一根辣条分两条,一个作业本……还是一个作业本,我们上午下午轮着抄。

七岁那年,我们一起小嘛小儿郎背着那书包上学堂,就在上学堂的路上,小武突然告诉我他一直有个梦想,把我惊讶得不要不要的。

小武,你这么小都有梦想了,我还没有呢,你快给我分享分享……

小武神秘地说:我告诉了你,你可别告诉别人哦。

我拨浪鼓一样摇头摇了一阵后,发现反应错了,又使劲的点头。

小武把我拉到墙角,偷偷告诉我:我的梦想其实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够离家出走……

小武的话又把我惊讶得不要不要的,不过想想也是,小武成绩不好,数学100分考10分,语文100分考15分,稳居全班倒数第一,每次考试完毕都会被叫家长,而每次叫完家长,回到家后必定要挨小武爸爸的一顿乱揍,小武爸爸边打边说:你就不能给我考个倒数第二吗?

十岁那年,我和小武一起读小学三年级,有次期中考试,小武作弊,抄袭别人的卷子,一不小心把别人的名字给抄上了,把老师气的跟哼哧哼哧的牛似的,把小武爸爸气的跟哼哧哼哧的牛似的,把我也给气的跟哼哧哼哧的牛似的,你说我怎么会有这么笨的海尔兄弟?

数学老师把卷子摊在办公室桌上,小武爸爸站在旁边,一脸尴尬地说:我回去一定好好管教,保证这孩子下次一定不敢了。噢不,是一定不会有下次了!

然后小武爸爸回到家,看到跟我正在一起弹玻璃球的小武气就不打一处来,快步走了过去。

小武此时正朝着我的玻璃球眯着眼睛瞄准呢,突然感觉后背一阵杀气,回过头来定睛一瞧,不好!撒丫子就跑……

我站在旁边,望着地上我的那颗极其可能被打出去的玻璃珠,庆幸着躲过了一劫,可转念一想,不对!然后对着小武喊:小武快跑!小武快跑!

小武跑的飞快,跟骑了自行车一样。

但小武爸爸跑的更快,跟开了小汽车一样。

没到100米,小武就被他爸爸摁在了地上。

那一天,小武爸爸把小武给吊在了我们村头的老槐树下,用皮带吊着打,小武嗷嗷叫着,跟杀猪一样。

我实在听不下去了,想上去劝说小武爸爸,都是一家人,相煎何太急呢?可是小武爸爸一回头眼睛一瞪,那叫一个凶啊,我,我撒丫子就跑了。

哼,你等着,我叫人去!

我跑回村里,然后把小武的大奶奶二大爷以及三姑四婶六婆都给叫来了,你们瞧瞧,你们瞧瞧,有这样打儿子的吗?哼,小武爸爸,你怕了吧?

大奶奶上来劝阻小武爸爸:咋能这么打孩子呢?

二大爷也说:打坏了怎么办?

四婶也趁势追击:孩子小不懂事,你也瞎胡闹!

可小武爸爸脾气倔,扬起皮带接着打,嘴里只一句话:不打不长记性!

是的,不打不长记性,那一次事件之后,的确长了记性,不过长记性的不是小武,而是小武爸爸。

第二天早上,我去小武家里找小武一起去上学,可是小武爸爸说小武半个小时前就已经出去了,应该是先去找我了呀?

我说我一直在家,小武没有来找我啊!难道因为昨天我没有救他,他生气了?不能啊!我去搬了救兵的,你大奶奶二大爷以及三姑四婶六婆都是我叫来的啊!

我一个人来到学校后,发现小武也不在学校。直到上午快放学的时候,小武爸爸找了过来,他说我整天和小武在一起,一定知道小武在哪里!

我说我冤枉啊,我真的不知道小武在哪里!可小武爸爸不信,拽住我的小细胳膊非要我说……

我认真的想了想,就说了:小武,小武该不会是被人贩子给拐走了吧……

小武爸爸听完后,拽着我小细胳膊的手渐渐松开了,身形还往后退了一步,嘴里不停地嘀咕:不可能,不可能……

我本来想告诉他一切皆有可能,可这时我们老师走了过来,老师安慰他说小武平常比较贪玩,应该是在某个地方玩去了,让他再去别的地方找找看,然后回过头来警告我不许胡说。

又不赖我,是他非要我说的……

小武爸爸你都那么大人了也不想想,小武今年都十岁了,在他的脑海里深深地记着自己姓嘛叫嘛从哪来到哪去家里几口人人均几亩地地里几头牛了,人家人贩子还拐他干嘛?难道供养着他吗?又不是爱的供养……

放学后,我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路过当初小武分享给我梦想的那个地方,突然想起他的话:我的梦想其实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够离家出走……小武啊小武,你该不会真的离家出走了吧。

没过多久,这个想法就被验证了。

第二天一大早,村委会来电话了,说有个小孩儿昨天晚上在车站待了一晚上,一问才知道是我们村的。

村长接着电话,然后想起来昨天小武爸爸过来找他的事情,对着电话那头说:好好好,知道了,知道了。

彼时小武一个人正坐在车站的候车室里,已经做好了等会儿再挨顿揍的心理准备,大不了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可是,当小武爸爸看到小武的时候却突然跑过去抱住了他,说以前都是爸爸不好,以后再也不会打他了……

小武瘦小的身躯就那么被小武爸爸拥在怀里,然后眼泪和鼻涕一起流了下来。他已经忘记了上一次爸爸抱他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小武听着爸爸的忏悔,心里暗下决心等回去以后一定要好好学习!

后来,小武回到学校后,果真改过自新,重新做人,也终于如小武爸爸的愿,从倒数第一名考上了倒数第二名,接着是倒数第五名,倒数第十名,倒数第三十名,倒数第三十八名……

当时我们班,加上我,一共43个人。

我是第三名,嘿嘿……不许打我。

小武快跑

(二)

小武第二次离家出走,是正儿八经的离家出走,他收拾了自己能带走的衣服,整理了两大纸箱的书,都是些过去的教材和资料,然后将它们卖给了邻村的一个收破烂厂,卖来的钱当了路费。

离家前,小武找到我,跟我做最后的告别,他对我说:小枫,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会回来看你的!

我只对他说了一个字:滚!

然后他就真的滚了,滚去了他的大学,滚去了他的新世界,滚去了他的改革开放新生活。而我当年因为心中尚怀梦想,且执念颇重,决定复读一年。

小武上大学后,经常在QQ空间里面晒各种好吃的东西、好玩的地方以及好看的姑娘,羡慕嫉妒的我咬牙切齿,我就把他画在了纸上,两个鼻子一只眼,然后拿2B铅笔不停地戳戳戳……

戳着,戳着,我就突然顿悟了,小武啊小武,我终于明白了你的用意,你是希望我好好复习,快点跨越苦海,到达彼岸,是吧。

时光匆匆一年过后,我终于考上大学抵达了彼岸,开启了我的新生活。

军训的时候小武来我们学校找我,我晒的一脸黝黑,他看到我后捧着肚子躺在我们学校的操场上笑着打滚,我说笑吧笑吧,笑掉你的大门牙!

一个星期后,我也去了小武的学校进行回访,小武站在他们学校大门口,身子站得笔挺,我走过去煞有介事地和他握手,他说:热烈欢迎领导来我校莅临指导!我则首当其冲暗下用力跟他拼足了手劲……

然后在小武的带领下,我先后指导了他们学校的图书馆、篮球场和食堂。在食堂里,我指着热腾腾的一锅麻辣香锅作出最亲切的指导:这个香锅香是很香,但是现在学生身体素质普遍较差,还是要多吃青菜菠菜和油麦菜……

最让我惊喜的是,小武的学校里除了我们学校有的各种公共设施以外,他们学校居然还有一家电影院,真是让我惊喜的不要不要的。

晚上,我们订了两张票,我和小武一人捧着一桶爆米花,坐在他们学校的电影院看电影,那场电影上映的是《同桌的你》,电影讲述了周小栀和林一这对同桌从初中、高中、大学直至毕业十年后的青葱记忆和甜蜜恋情。

我也在心里盘算着,要算起来的话,我和小武也是一起熬过了九年义务教育,如今再次重逢,真是缘散缘又聚,感慨人生啊!又拿电影里的情节跟我们对比,最后终于得出一个结论:小武啊小武,你要是像周小栀一样是个女的多好……

小武快跑

(三)

2013年,我开始上大二的时候,小武已经上了大三,那一年的国庆节假期,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因为就在那次国庆节的时候,小武从学校出走后就彻底人间蒸发了……

国庆节前一周,小武给我打来电话,问我国庆节有什么打算,有没有兴趣挣点零花钱?

当时我心里甚是感动,真不愧是我的海尔兄弟,发财的时候没有把我给忘了,我本来打算国庆节回家的,可一听到有钱赚,我就犹豫了……

小武说,他有个朋友在天津上学,国庆节假期找了一家烧烤店准备做短期工,本来就是旺季,再加上国庆节旅游的人,肯定能捞一笔!现在正缺人,他已经跟对方说好并买好火车票了。

我支支吾吾着,不知道要不要答应他。

小武也没强求,告诉我要是想好了就给他打电话!我说,好的。

接下来两天时间里我一直在思考着究竟要不要和小武一起去,长这么大,我还没有出过省呢!思考再三,终于下定决心走这一遭,我不能辜负了我的海尔兄弟。

可是,可恨的是,没票了……

直到出发前的最后一刻,我也没有抢到票,并且连回家的票也没了,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我心情抑郁,小武安慰我说这是天意,我说他是放屁!

小武上火车前,我去送他,告诉他回来后一定得请我吃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 卤鸭、酱鸡……

他说好滴好滴。

国庆节第一天,我躺在宿舍床上,给小武打电话,想问问他到了没,关机……

国庆节第二天,我躺在宿舍床上,给小武打电话,想问问他挣钱了没,关机……

国庆节第三天,我躺在宿舍床上,给小武打电话,想问问他挣了多少,还是关机……

正纳闷小武手机怎么一直关机呢,突然看到网上一则消息:据国家统计局天津调查总队抽样调查数据推算结果显示:“十一”黄金周期间,天津市宾馆、旅店、招待所共接待境内外来津旅游过夜游客118.36万人次,比去年同期增长13.7%……

乖乖哩,一百多万人都去了天津,那要是一人点一串烤羊肉串的话,哪怕一串羊肉串卖一块钱,也能赚一百万呀……

完了完了,小武一定是发了大财换了他的破手机,忘了他的海尔兄弟。

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当天晚上我做梦就梦见了小武挣了好多好多的钱,他发达后就辍了学去了海边,那里有海浪、沙滩、仙人掌,还有一位老船长……

就当我想走过去看清楚那位老船长究竟长什么模样的时候,从天边传过来一阵旋律:小小的人儿啊,风生水起啊,天天就爱穷开心啊,逍遥的魂儿啊,假不正经啊……然后我就被自己破手机的铃声给吵醒了。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号码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座机号码,再看看时间,凌晨三点,这是哪位仁兄半夜不睡恶作剧啊?

“喂,哪位?”

“我,小武!”

听到这个名字后,我迷迷糊糊的状态立马就清醒了过来:小武?真的是你吗?真的是跟我从小一起玩到大,一块饼干分两块,一根辣条分两条,一个作业本上午下午轮着抄的小武吗?

听筒里再次传来声音:是我!我现在用的公共电话,不方便多说,你先给我转两百块钱,我白天就买票回去!

声音的确是小武,可是小武你不是发财了吗,怎么还跟我借钱,我怀着好奇心问他:神马情况?

小武说:他妈的,别提了……

小武快跑

(四)

夕阳西下,余晖透过窗户洒了进来,洒到车站的金属座椅上像镀了一层金色油漆,此时候车室里的每一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他们有的是准备重返故乡,有的是准备外出旅游。虽然小武并不属于这两种里的任何一种,但是小武心里也是很开心的,因为他想到了自己将要挣很多很多的钱。

就在这时,候车室大厅的音响里传来了语音播报:亲爱的旅客朋友们,由重庆开往哈尔滨西的K1064列车就要检票了……

小武从兜里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下午18:20分,火车没有晚点,然后从镀金座椅上拿起书包背在身上,走进了长长的检票队伍。

将近11个小时的路途时间,小武购买的是硬座,不为别的,只是想省钱。坐在小武旁边的是一位中年胖阿姨,夜里两个人打瞌睡,小武脑袋栽着栽着就栽到了胖阿姨的肩膀上,胖阿姨并不嫌弃,索性枕着下面的小脑袋呼噜呼噜地也入了眠。

早上五点半,火车到站,小武打着哈欠起来跟胖阿姨道别,临走前,还将最后一桶老坛酸菜留了下来,而胖阿姨则硬塞给小武一个大苹果,小武不要,胖阿姨坚持说得拿着、得拿着。

车站外,高中同学谭平早就候在了那里,见了面,小武跟谭平寒暄了一阵后,问烧烤店离火车站还有多远?今天就要上班吗?

谭平说,烧烤店是开在天津市下面的一个镇上,还有一段距离,坐大巴车需要一个小时左右。现在店里搞装修,估计明天才能装修好,今天休息不用上班。

小武“哦”了一声,然后就跟着谭平一起去买了大巴票,上了大巴后本来想跟家里打个电话报声平安,可是拿出手机才发现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了,就借用谭平的手机先给家里打了过去,告诉他们一切安好!

在火车上的一整夜小武都没睡好,这不大巴车刚一启动,困意就再度袭来,他闭上眼准备睡个回笼觉。

车子在路上颠簸了一个小时左右,小武被身边的谭平推醒,谭平说:到地方了。

小武睁开眼,看看外面,没有高楼大厦,没有盛世繁华,甚至都没有国庆假期游客的踪影,心中难免唏嘘不已,这,这,这能挣到钱吗?心里有了一丝懊悔,可是既然来都来了,总不能一毛钱不挣还往里搭个路费吧!

此时大巴车外面站着一个扎马尾辫的女孩儿,看到谭平和小武从大巴车上下来,迎面笑着走了过去。谭平介绍说,这是一起工作的同事,叫孙珍宁。

女孩儿笑着跟小武打招呼:你叫我宁宁就行。

小武嬉皮笑脸地回应道:我叫小武。

然后转过头来,小声问谭平:女朋友?

谭平连忙否认说不是不是。

接着谭平和宁宁两个人带着小武直接去了宿舍,那是镇上的一座农家小院,有一间厨房,厨房对面就是客厅,然后客厅两侧的里屋分别是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

小武刚一踏进农家小院的大门,就受到了七八个人的热情欢迎,应该都是烧烤店的员工,他们有的帮忙摘书包,有的帮忙倒茶水,甚至有的还捏肩按腿,这,这,这是要闹哪样?皇帝般的待遇吗?这里的人怎么这么热情这么开朗这么好?

小武从兜里掏出已经自动关机的手机想充电,可是寻遍客厅四周也没找到一个插座,他问谭平难道这里不通电吗?

谭平说,屋子里只有一个插座,在女生宿舍里,不太方便,要是想充电,可以先把手机给他们女生去排个队。

小武一脸诧异:排队?

谭平不好意思地说:你看看这里这么多人,所以每天充电我们都是排队的。

小武做出一个哭笑的表情,无奈只好先把手机交给了其中一位女生。接着参观了客厅右侧的男生宿舍,不过令小武奇怪的是,宿舍里面竟然没有一张床,他好奇道:这里怎么没有床,晚上我们睡哪儿?

谭平脸上透出一丝诡异:晚上你就知道了,给你个惊喜!

惊喜?什么惊喜?难道晚上不睡这里?还是说晚上会在外面的小院举行一个篝火活动表示对自己到来的欢迎,你们真是太见外了……

下午,谭平和宁宁带着小武到附近逛了逛,他们三个一起坐在一个广场上面晒太阳。

阳光慵懒地照在他们身上,小武先给他们两个人讲了一些自己现在大学里的生活,接着又回忆起和谭平一起上高中的时候,那些曾经一个一个熟悉的同学名字,如今都已散落至天涯,想到这儿小武不由得将头侧向一旁,显得有些感伤。

宁宁是初中毕业,她听着小武口中描述的大学生活,心里羡慕极了。她有好多好多的问题问小武,比如大学里面都有哪些专业?比如大学校园里面真的也有电影院吗?比如上了大学是不是真的可以想旷课就旷课?

小武听了哈哈大笑,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回答,很快,他们之间就熟悉了起来。

到了晚上,小武他们回到小院宿舍,发现客厅里又多了几个人,应该也是烧烤店的员工,只是白天没有见到。小武和他们打了招呼,然后准备吃晚饭,那是他在宿舍吃的第一顿饭。

小武本以为这第一顿饭肯定会有些招待新人的食物啦,比如烤羊肉串啦、烤鱿鱼啦、烤茄子啦,毕竟咱们开的是烧烤店嘛!可是小武错了。

客厅餐桌上来了第一道菜,炒土豆……

接着上来了第二道菜,炒洋葱……

接着上来了第三道菜,炒白菜……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小武心里嘀咕,我的烤羊肉串呢?我的烤鱿鱼呢?我的烤茄子呢?呜呜,妈妈,我要回家……

宁宁似乎看出了小武的犹豫,问他:是不是吃不惯?

小武连忙扒拉了两块土豆块放进了嘴里,虽然味同嚼蜡,但依然笑着说:吃得惯,吃得惯。

吃完饭,小武一直期盼着白天谭平口中说的惊喜,等着在小院升起篝火晚会。

不一会儿,只见众人都搬起了小马扎,这是晚会要开始了吗?小武心里激动着。

可是大家从客厅搬起小马扎,没有去外面的小院,而是直接聚到了里面的男生宿舍,这是要在屋里办篝火晚会吗?太不安全了吧?

不过是小武想多了,大家在里屋聚到一起后坐成了三排,宁宁带着小武坐在最前面,然后,然后,小葵花妈妈课堂就开课了……

只见从第三排座位里走上来一位少年,少年在白色的墙壁上写写画画了什么,然后开口道:今天跟大家培训之前,先给你们分享这么一个小故事。说有这么一家快餐店,由于老板的经营管理不善,导致店里的生意日渐萧条。然后有这么一天,当这位老板坐在店里发愁的时候,突然从门外走进一位老者对这位老板说,我有一个很好的赚钱机会要告诉你,包你在一个月内净赚十万……(此处省略五千字)

少年讲的兴起,越讲越投入,手舞足蹈着,宁宁坐在小武旁边小声问他:你听得懂吗?

小武说:略懂,略懂……

其实小武懂个球啊,他听得是一片云里雾里,不过倒被台上这位少年的滔滔不绝所征服了,这不就是《九品芝麻官》里口若悬河的“周星驰”吗,人才啊!一定得认识一下!

待少年讲授完毕后,下面立即响起了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小武也跟着热烈地鼓掌,觉得这可比学校上课好玩多了。

然后正在大家准备散开的时候,小武突然站了起来,走上前去,对着大家说:大家停一停,停一停,我有话要说。

下面的人相互看看对方,大眼瞪小眼,一脸懵逼。

小武接着开口道:今天是我来到这里的第一天,虽然刚才我没太明白刚才那哥们儿讲的是什么,但是他身上的那种气势深深的把我感染了,同样我也感受到了大家的热情,我想说,很开心能够认识大家,以后咱们共同努力!

宁宁投来崇拜的眼神,坐在小马扎上率先鼓起了掌,接着谭平也鼓起了掌,接着又是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后来宁宁告诉小武,她来这里这么久,从来没有一个人敢主动走上去讲话,他是第一个。小武嘴上说着没什么,可心里可把自己骄傲的不要不要的。

当天晚上所谓的惊喜结束后,已经夜里十点,到了休息的时候,小武问谭平:咱们在哪就寝啊?

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小武瞠目结舌大开眼界,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谭平和其他几个男生从小屋墙角的衣柜里拖出一堆被褥,另外一些人拿起扫帚扫地的扫地,倒垃圾的倒垃圾,然后直接将被褥铺在了地上,偌大的小屋不到两分钟时间就变成了一张大通铺。

小武心想,没有烤羊肉串、烤鱿鱼、烤茄子就算了,现在你还让我睡地上,条件真的这么艰苦么?呜呜,妈妈,我要回家……

算了,外面天黑了,也累了一天了,本来就是村里的孩子,矫情什么,天为被,地为床,说睡咱就睡!

小武躺下对自己说了句“晚安”,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小武快跑

(五)

那一晚,小武睡得很香,大通铺上鼾声连连。

第二天吃过早饭后,谭平和宁宁打算带着小武去见一下老板,小武一听要见老板,立马对着镜子又是一番梳洗打扮,回过头来问谭平:帅吗?

谭平给了个白眼就走开了,不过宁宁倒挺给面子,连连夸赞道:帅呆了,酷毙了,简直没法比喻了!

这下小武倒有点不好意思了,转移话题问:等会儿我们是直接去店里见老板吗?

宁宁犹豫道:这个……你到了就知道了。

好吧,不说拉倒,反正等会儿就知道了。可是令小武没有想到的是,见老板的地方不是在烧烤店,也不是在办公室,而是在……露天广场,小武判断:这老板一定也很喜欢晒太阳……

谭平小心翼翼地带着小武来到广场的一个角落,氛围搞得跟特务谜城接头一样,只见角落里有一个中年男人正站着抽烟,寸头,带着一副眼镜,胳膊里还夹着一只公文包。

谭平对那人点点头,说:老板,这就是那个新来的。

小武连忙走近打招呼:老板好!

老板咧开嘴笑了,像广场上的太阳一般温暖,然后开口嘘寒问暖道:你叫小武是吧?在这里还吃得惯住得惯吗?

小武脑海里立即又浮现出昨天吃的炒土豆、炒洋葱、炒白菜,和那一连串的大通铺,本想反问一句:那是给人吃的给人住的吗?你这老板对员工未免也太抠了吧!可一开口却变成了:还好还好。

老板听到这个回答也没在意,笑得比刚才更加灿烂了,又问了小武一些关于学校和家里的基本情况,最后幽幽地说道:其实……我们不是开烧烤店的,不过我们这个可比烧烤要挣钱挣得多了,你可以在这待几天看看……

小武听到这里,脑袋里渐渐打下一行问号: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传销?!

小武回过头来瞅了一眼后面,广场上面有一些人在散步着,其中不知道有多少是他们的人。不过用尽吃奶的力气跑的话,他们未必追得上,就算追上了又怎样,大不了拼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难道他们还敢杀人不成?还有没有王法?

可转念一想,不能这么做。为什么呢?书包还在宿舍搁着呢,里面还有回去上课用的书呢!

小武决定暂时按兵不动,不过那个“四眼老板”后面再说了些什么,小武已经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了。

跟老板分开后,小武心中就开始筹划着晚上回去以后如何逃跑的计划,得先将周围路线摸清楚,不然跑进死胡同就糟了,就对身边的谭平和宁宁说,我们再去周围转一转吧!

经过一家公厕的时候,小武走了进去,正好碰上一位大爷,小武问大爷:大爷,您知道离这里最近的车站在哪吗?

大爷说:这离车站都很远,你是要去哪啊?

小武刚要回答,谭平也走了进来,小武立马跟大爷岔开话题:大爷,那您知道这附近有什么好玩的旅游景点吗?

大爷摇头说不知道,小武表示很无奈,心里却道一句:我擦,好险!

小武快跑

(六)

晚上回到宿舍后,小武把那个一直没充上电的手机要了回来,然后和前一天一样,先是吃饭,吃完饭小葵花妈妈课堂便又开课了,大家搬出小马扎坐成三排,还是昨晚那位少年走上去又是一番豪言壮志,小武望着他们,跟昨晚的心境却大相径庭,现在似乎还有一点小悲哀……

讲完课,大家齐心协力将大通铺整理了出来,小武躺在上面,闭上眼假装睡觉。谭平走了过来,对睡在小武旁边的人说了一句话,虽然声音很小,但小武还是听见了,那句话是:晚上你看紧点儿。

小武闭着眼,脑海里再次回忆起和谭平读书的那些时光,不知道后来是什么改变了他,也许连他自己也是一个受害者吧,可是又能怎么办呢?拉他一起跑吗?不可能的。

外面漆黑的夜像一颗巧克力一样渐渐地融化开来,小武虽然闭着眼,可脑袋却是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因为他知道,他不能睡,他要等,等到他们都睡了,等到他们睡得像只猪一样的时候,就是自己计划开始的时候。

其实也说不上是什么计划,五个字总结就是:起身,开门,跑。

借着窗外折射进来的月光,小武侧过身看了看胳膊上戴着的手表,终于等到了凌晨两点,此时周围鼾声四起,小武先试着咳嗽了两声,没有什么异样,然后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接着穿上鞋,轻轻地跨过了地上一个又一个睡着的人头。

此时的每一步都伴随着小武的怦怦心跳,这时他忽然想起美剧《越狱》里面迈克尔最后一集从监狱里逃出来的时候,也是这么刺激这么惊悚这么玩心跳吗?嘘……

然后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外面的客厅,没想到的是,客厅的沙发上居然还躺着一个人,打着呼噜,正和里屋的呼噜声此起彼伏着。

小武悄悄地走到茶几桌边,拿起桌子上自己的书包,然后轻轻打开门,走了出去。真是老天保佑,一切顺利,可是刚走没两步,突然发现外面厕所门口站着一个人影,长头发,白衣服,啊,女鬼!

小武吓得失了声,手一松,书包也掉在了地上,再壮上胆子定睛一瞧,原来是夜里起床上厕所的宁宁,刚想骂她你这样是会吓死人的知不知道,可转念一想觉得有什么不对,立马打圆场道:我,我起来也上个厕所……

宁宁迷糊着双眼,看着掉在地上的书包,意识渐渐清醒过来,一切也都明白了过来。

小武望着默不作声的宁宁,心想这下完了,听说传销里面逃跑被抓住不是被打个半死,就是被饿个半死,正在心里犹豫着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自己到底是选择被打个半死,还是选择饿个半死……

宁宁却先开口说话了,她伸出一根手指来放在了自己的嘴边:嘘……

小武也跟着伸出了一根手指放在嘴边“嘘”了起来。

宁宁走过去把书包从地上捡了起来,然后放在小武的手上,小声说:跟我来。

然后把小武领到了小院大门边,转身对小武说:小院大门的钥匙只有阿姐一个人有,我是打不开的,你从这里翻过去吧。

犹豫了两秒后,又转过头来问:你翻的过去吗?

小武抬头望了望,那面墙高出小武头顶很多,虽然自己不知道能不能上去,但还是咬了咬牙说:能!

然后试着蹦了几下,可是根本就攀不上去。小武急了,抓耳挠腮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时只见宁宁蹲了下来,说:来,你上到我的肩上。

小武犹豫了……

宁宁说:你快点啊!你还想不想走了?!

小武从恍惚中回过神来,小心地踩在了宁宁的肩膀上,往上伸出手臂,终于够到了墙沿,然后翻了上去身子趴在墙上,一只手接过书包扔到了墙外,接着又伸出手,准备拉一下还在下面的宁宁。

可是宁宁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你走吧,我还不能走。

不能走?不能走是什么意思?难道你真要把传销当事业不成?

小武有些心急:你快点!再不走就没机会了!

宁宁还是无动于衷:你走吧,不用管我。

小武心想,你把我当什么了,我是那种过河拆桥的人吗?九年义务教育是白上的吗?手还是一直向下伸着准备拉她……

可宁宁接着又对小武说了些什么,小武拗不过她,终于认输,然后从墙上跳了下去。

可是,可是,小武实在是太笨了,在他跳下去落地的那一刻,一个没落好,整个人歪在了门上,小院的门是铁门,此时发出“叮咣”一声巨响,周围邻居家的狗都吠了起来。

小武站起身来,想跟宁宁做最后的告别,好歹说一句“谢谢”,可是宁宁却先从门缝里传出来声音:小武快跑!小武快跑!

小武脑袋顿时一片空白,听到这句号令,抓起地上的书包撒丫子就跑,他跑啊跑啊,几乎用尽了身上所有的力气,一盏又一盏的街灯下,他跑的如火影忍者一般。

十几年前,一个少年,对小武喊:小武快跑!小武快跑!那时候他跑的飞快,跟骑了自行车一样。

十几年后,一个女孩一样对小武喊:小武快跑!小武快跑!这时候小武跑的速度终于赶上了小汽车,没人能追得上。

可是那个女孩,也许,再也跑不掉……

小武翻过围墙跑过街道跑过小巷,最后累倒在了路边,他呼哧呼哧着喘着气,然后看到不远处有一座加油站还亮着灯光,又慢慢站了起来超前走了去。

此时加油站里的值班人员正坐在吧台里打手机游戏,听见有人进来,抬起头便看到了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小武。

值班人员狐疑地问道: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

小武说:我想打个电话。

值班人员指了指吧台上的座机,小武便径直走了过去,然后拨通了我的手机。

小武快跑

(七)

在车站再次见到小武的时候,小武一身都是脏兮兮的,脏兮兮的鞋子,脏兮兮的衣服,脏兮兮的头发,以及肩上还背着那只脏兮兮的书包,他一出站就看到了我,然后扑了过来痛苦流涕……

我真想一脚踹开他,两个大男生抱什么抱嘛,这,这让别人看到像什么话,你给我撒开听见木有。

小武抬起头嘻嘻的笑了:他妈的,老子终于回来了!

我带着小武回到我们学校,然后去澡堂子里洗了个澡,然后又去了食堂三楼点了一盆小龙虾,外加两瓶青岛啤酒,然后坐下来静静听他吹牛逼。

他说他要不是智商一百八怎么会识破那里的玄机?他说他要不是身手敏捷怎么会翻墙而过死里逃生?他说他要不是信念坚定怎么会回来继续过这苦逼的大学生活?

我说,你拉倒吧,要不是宁宁,估计你现在还在里面扒拉土豆块呢!

接着又问他:对了,那天晚上你翻上墙的时候,让宁宁跟你一起走,她不走,后来她对你说了些什么,你才打算放弃?

小武放下手里剥了一半的小龙虾,打了个饱嗝,又叹了一口气:

唉,她说,她男朋友还在那里,她不能一个人离他而去……

后记:

一周后,上晚自习,教室里同学们各个都在聊天打嗝放屁,我闲着无聊刷手机,突然浏览到一则消息:

根据匿名消息举报,天津市某区域疑似有传销组织频繁活动,2013年10月14日晚,天津市民警展开出租房屋清查中,当场查获来自河南、湖南、四川、安徽等地的外来传销人员13名,捣毁一处传销窝点,目前,相关人员已被依法劝散遣返。

-END-

古小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