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瀑布,罗赖马的告别礼,再见委内瑞拉

2018年12月26日16:44:32 发表评论 已收录 209

第六天 2万3千多步

早上很早就起来了,天气果然好得可以,真有点可惜,我们在山上等了两天半,都没有这么好的天气,一下山,天气就好成这个样子,老天真爱开玩笑。

但其实按参团的6天5晚,这么走下去,明显是加了一天,大家是什么时候商量决定的?不知道会不会加钱,但玩得开心就好。

于是这天又回到了第一天的营地,我们在平顶山景区住了6晚的帐篷,走7天的路线。

回程的路因为天气好得太过分了,让大家也减少了一点疲惫,但大部分人,这些天以每天大都是2万步背包行走来说,还是有点强度,有的人脚上就磨出了泡,有人膝盖开始小疼,有人走一会儿,脚就会不由地发抖。

我感觉也还好,就走在最后面,看有没有人要帮忙,帮他拿点东西扶一扶什么的。

这天当然又回到了那两段涉水区,下过大雨的河水变得更湍急了,大家有力气地自觉去筑成了一座人桥,说实话,背夫每天背那么多东西走路,也是人,这天脚也开始发抖,加上大雨过后的河水太急了,有位背夫也在过河时摔了进去。

回到营地,回到第一天露营的地方,好像一切才开始,又突然结束了。突然有人指着平顶山大喊彩虹,彩虹色的瀑布!就是这么惊奇,开始来时没有瀑布的地方,在这几天的大雨后,形成了一个雾状的小瀑布,大风一吹,阳光一晒,那条瀑布就有了五颜六色。

彩虹瀑布,罗赖马的告别礼,再见委内瑞拉

第七天 2万多步

向导艾利奥说,这天早上7天之前要起来吃早饭,大约7点半就要上路了,计划在中午回到徒步起点的村子,从那乘越野车回到公路边的镇上,在镇上才有午饭吃。

很突然,弹指一挥间地回顾这六天的时光,过得也太快了,从在圭亚那城遇到的这些陌生伙伴们,短短这几天,就很熟很熟了。

记得“依婉”还是这些伙伴中第一个和我说话的人呢,因为当时只有她会讲英语,我会的西班牙语又只有一点点儿,搭讪时就是点餐时,当时服务员不知道什么情况,明明有那么多人会讲西班牙语,非要走到我旁边,给我报菜单问我们需要什么。我说我只听懂了一点点儿,依婉就走过来坐在我旁边,帮我,我们看菜点,并帮我翻译成英文的。

于是乎,之后所有吃饭时,她都会坐我旁边,我就那个呵呵了,这个情况可真是百年难得一遇,像这样又漂亮又瘦的姑娘果然!

吃得非常少,每次上饭菜后,她都会问我需不需要多一点,这个时候就千万不要客气了,一客气她就给别人了,所以要感谢地收下,这简直就是老天爷特意安排的?

队中另一个姑娘叫“贝儿”,她和依婉住同一顶帐篷,两姑娘可能很久就认识了,每天都有好多话在一起讲,像是形影不离的姐妹,有几天的徒步,她们俩就要么都在我前面,要么都在我后面。

在登罗赖马平顶山前的大本营有一条小溪,背夫厨师在溪水中洗碗洗米什么的,我们要喝水,也直接去接来喝,整个景区的水,只要是没有被破坏的地方,都能直接饮用,这点和阿根廷智利南部的冰川雪山一样,非常自然。

如果要洗澡,就要去另一处远一点的地方,当时我们洗完澡洗完衣服往营地走路过这条小溪,因为穿着拖鞋吧,脚上又湿湿的,贝儿就从这个小溪摔了下去。当时很多人的反应是“哈哈”,我直接冲过去想跳下去把她从水中抱起来的,但又感觉不是很好意思,就只是伸手去拉她了。这事让“贝儿”记了很久,所以她之后也对我很好了。

与我共睡一顶帐篷的叫“库斯塔博”,可以说是搞笑的担当,这小哥经常有一句没一句地就能把大家逗乐,因为我不懂西班牙语笑话的梗,自然就没有笑,他就蹩脚地翻译成自己独有的英文,甚至还和我学了几句中国话,什么“我爱你”,“非常感谢”,都让他之后发挥得淋漓尽致。在平顶山,我们寻找微型蛙,他找到了一只,就假装要吃了它,当然之后又不知道从哪,又让他变了出来。

别看库斯塔博这么幽默,如果他脱了衣服,一下子就变成了型男,那肌肤胸肌什么的,所以每次洗澡,他都要秀一下。而风景好时,他更会脱掉衣服,来个斜立,那可比倒立要更多的臂力呢!

相比这么多话的伙伴,“阿里汉多”和“黄”就沉默寡言得多。可能是阿里汉多的背包实在是太大了,他居然背了好几包巧克力,一路地分给大家吃,更牛的是他有一部有信号的小电话,正常大家的手机都没有信号的,但有时他的就有,那个时间,他就毫不吝啬地把电话借给所有人给家人打个电话报平安。

“黄”这位大哥则带了些生活必需品,他也是全队中惟一一个带了登山杖的人,回想我也徒了很多地方了,也没有一根像样的登山杖,都是拿树枝甚至自拍杆这么杵着。开始时,我也不知道他叫“黄”,后来知道了,我就叫“kuki”了,很巧妙的,让依婉在第一次点餐搭讪时,把我们俩的名字区分开了,大家叫“黄”时,就是叫他,叫我的话,就叫“kuki”。

更没想到,我们这队还来了一对55岁的夫妻,和我父母要差不多大了,这可能也是后来我们队多加一天,放慢节奏走的原因。但就是慢下来走,对于“拉拉”大妈和“卡迪洛斯”大叔来说,也是很不简单的。

在那天下着倾盆大雨,我们在崖壁上摸着又湿又滑的石头往下爬时,拉拉移着移着,就放声大哭起来,我当时就感觉我又看到我妈妈在我面前洼洼大哭了,就过去陪着她,轻轻地抱抱她。

后面那一天都在下大雨,像不会停似的,拉拉很坚定地一步一步走着,我一直在她不到一米的地方,和她一起走,这感觉让我想到以前和自己的妈妈骑自行车去北京的卢沟桥,和妈妈背着包去云南的西双版纳,和妈妈去南海观音烧香……

半路加进队伍的叫“卢卡斯”,我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加到我们这个团的,也不在同一辆车上过来,自己又背着帐篷睡觉防潮垫等等,几乎所有的装备,也没有让背夫背,这样能省一点钱。

所以背着这么多东西,卢卡斯就像一个小背夫似的,让人感觉好有力量,但这么走这些天,没有徒步经历,肯定会脚上起泡,我之前在尼泊尔第一次去走ABC时,也这么自信,背那么多东西,几天下来,还真感觉要废了,之后有了经验,觉得有些钱还是花一下,更能享受这段旅途,于是之后又去尼泊尔走EBC时,都在山上买东西吃住山上的旅店,就走得轻松很多。

卢卡斯这次脚上就起了泡,让他在这最后一天的路上,走得格外艰难。

是啊,都没想到就这样走到了最后一天,这些可爱的伙伴们,还有我们的背夫“豪斯韦儿”,我们在最后一天,走得或轻或重的,身后的平顶山一览无余,甚至更左边一大片的平顶山都露出来了。

从左到右分别是:

(1.tramen - 2.ilu - 3.karaurym)

三座在一起

4.wadaca

5.piapo

6.yuruani

7.matawi

8.roraima

这可不常见,但我们却要离开了,更快的,便是驱车回到镇上,我们吃完饭,大家就要回到圭亚那城了,而我独自留在了这里,准备从这里骑自行车去巴西。

离别总是这样的,村子旁边不合时宜地展开了一场热闹非凡的足球比赛,村子里的孩子们欢呼着,我却只能目送着大家上车,挥手告别,这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呢?

黄东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