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的另一面:那些身体很凉的姑娘

2018年11月22日09:34:56 3 已收录 1,244

      我是一个很庸俗的人,在某种程度上讲,可以用恶俗来形容。所以在看了第三遍《后会无期》的时候,我还是没能记住那些口口相传的经典台词,却对某一个片段记忆犹新:

      江河老师:我是...

      苏米:开门见山吧,五百六十八包钟,八百八十八包夜。

      江河老师:包夜能干什么?

      苏米:包日啊。

      迪拜的另一面:那些身体很凉的姑娘

      在江南,这种交易被简单粗暴地称作“嫖娼”,比如我第一见到现实中的小姐就是旅游司机叫的姑娘直接到我屋里。为此我还颇为愤怒,认为司机这种行为是对我的人格侮辱,后来还跟这位司机打了一架。

      如果时间再倒退回去三年,我绝不会再跟这位好心的司机打架,我大概会谢谢他,因为当时只要50元人民币。在2018年的今天,姑娘的服务费最少也得200迪拉姆(相当于400元人民币),可见物价飞涨已经不仅仅是蔬菜和房价的事情了。而现在的我也不再认为在未婚且单身的前提下,寻求性服务是一件不道德的事情。再说了,繁荣一定会伴随着娼盛,自古皆如此。

      在迪拜,他们管嫖娼叫做喝茶。相对与江南这种产茶圣地而言,迪拜这个毫无文化的国家在性交易方面显得格外有文化。

      茶的种类很多,在江南说喝茶,光一个绿茶就有西湖龙井,洞庭碧螺春,信阳毛尖,台湾云雾,黄山毛峰、峨眉雪芽等等,再加上红茶黑茶白茶黄茶花茶那就不胜枚举了。所以在迪拜,茶叶的分类不按品种,按时间算。24岁以下的叫明前茶,24-30的叫谷雨茶。30岁以上的那叫茶末子,除非饥不择食的茶客,不然少有人喝。刚来迪拜的叫当季茶,来过迪拜一年的叫做陈茶。

      特殊职业的比较稀有,比如空姐、学生、护士、OL等等,这种叫宝宝茶,除非是跟茶农关系很好的那种茶客,不然你有钱也不一定能喝到。

      喝茶的地方叫做茶室,茶室分等级,普通的就是姑娘睡觉的地方。VIP茶室的话,相对高级很多。姑娘也是可以外带的,但迪拜酒店的价格很高,很少有低于300元人民币的。所以外带姑娘的,一般是中国过来的商会会长级别的人。有人说,那中国的官员肯定也是外带了!这倒是不会,因为中国公务员很难出国,护照都被国家统一保管。

      妈妈桑叫茶农,茶农一般都是陈茶过度来的。茶农每天都会发布信息,召唤茶客们过去喝茶。如果新的姑娘来迪拜,茶农会给茶客们发信息:新茶到。

      迪拜的另一面:那些身体很凉的姑娘

      姑娘们的职业技能叫做茶道。茶道有高有低,茶客当然不喜欢茶道很低的,什么都不会,长得再漂亮也枉然。就像扬州瘦马从小就要学琴棋书画,要读诗经,要看万历十五年。长得好看而没文化,只能去种地然后嫁给地主家的傻儿子。长得好看又有文化,就可以当苏小小、当李师师,当董小宛、柳如是、陈圆圆,去高唱着“反清复明”,去当金陵十三钗拯救十万曾经看不起你的民众。去快意人生,去名扬千古。

      所以颜值不代表一切。盗亦有道,茶有茶道。但此茶道跟彼茶道不一样,这个茶道表现得过于高明也会引起茶客的反感,他们会认为这个姑娘一定被泡过很多次,茶泡得次数太多,就没味道了。

      最好的茶道不是表现得什么都不会,也不是表现得什么都会。而是本来什么都会,专业技术过硬,但表现得很生疏的样子,加上楚楚可怜的表情,再来一句“这个还不太熟练,但我原意为你试试”,这就完美了。于是你感觉你这次能喝到这种茶一定是祖坟喷火、太白金星显灵,积攒了八辈子的运气。

      如果你喝完能多付点费用,甚至忍不住劝对方从良。那么,这种姑娘的茶道已经登峰造极,是为“花魁”。

      迪拜的另一面:那些身体很凉的姑娘
      迪拜的另一面:那些身体很凉的姑娘

      来迪拜当天,刘桂灵带着一支玫瑰花出现在机场接我,我当时差点一口鲜血喷出来,心想老子这辈子是跟基佬分不开了。后来才知道,用玫瑰花欢迎归来的伙伴,是他们这个圈子约定成俗的礼节。

      在迪拜,人人都有自己的圈子,各自的圈子都极其难进,当然,各个圈子之间的人也相对团结。在这里,友谊来之不易,因此各自也比较珍惜。有一次刘桂灵回家度假归来,他的室友送了他一支玫瑰花,纸条上写着:欢迎小桂子归来。于是,刘桂灵从此推己及人,也用这种方式迎接自己的伙伴。

      我很羡慕小桂子,在我的人生里,已经孤独一百级,以至于有人接送,我都会觉得不自在。但小桂子说,他也很羡慕我,可以来去无踪。我心想滚你个蛋吧,去他吗的潇洒,老子只想要抱抱。

      迪拜的另一面:那些身体很凉的姑娘

      迪拜是穆斯林国家,虽然名声在外,但过了新鲜感后的迪拜分外无聊。这里没有夜生活,过了九、十点钟后街上基本上没什么行人。穆斯林不允许饮酒,但迪拜允许外国人喝,只要你不喝醉在街上闹事就好。这个国家甚至不允许公共场合拥抱接吻,所以如果在街上发现你撒酒疯,那么你的下场很惨,传说结果有两种:轻则会被抓进牢里关一段时间然后交一笔不菲的罚款,重则会被迪拜的基佬强奸一百遍再被抓进牢里关一段时间然后交一笔不菲的罚款。

      穆斯林不允许同性恋,但迪拜的常住居民中,有83%是外国人。这些外国人可不管你什么,所以这里同性恋的概率比国内要高。就以我个人为例,在迪拜的第三天就有男的表示要跟我生猴子,在迪拜的第九天就有男的跟我言语暧昧,表示不生猴子也不介意。而小桂子被巴基斯坦的司机大叔摸过大腿,还扬言要跟他three play。

      橙子小姐说我很有男人缘。一语成谶,之前我还没在意过,但后来听她说完,我才发现,妈的没见有姑娘找我表白,但跟我表白的男人是真的不少。即使如此,我还是会把同性恋当做正常人。但我是真的对同性恋感兴趣,如果你有妹妹能介绍给的话,我倒是可以叫你一声哥。

      同性恋的圈子是怎样的我不清楚,就不累述了。说了这么多,难免唇干舌燥,要不要一起去喝茶?

      一起搞基的朋友叫基友,一起玩贴吧的朋友叫吧友,一起旅行的朋友叫驴友,那么一起嫖娼的朋友,叫嫖友?这太粗鲁了,稍微有点技术含量的,他们互相叫对方茶友。有需要的时候,他们就会跟对方打招呼:“要不要一起去喝茶?”这么做是有好处的,第一显得很有逼格。第二就算女朋友在场,姑娘也会对你啧啧称奇,认为你真的很有涵养——她可能真的认为你去喝茶了。

      还记不记得之前在土耳其的时候,我们提过一个图书馆,它叫赛尔丘克图书馆,位于以弗所。它和对面的妓院用一个密道相连接。所以当地人特别喜欢去图书馆,而他们的妻子也鼓励他们去图书馆。因为她们真的以为自己的丈夫去图书馆看书了。

      迪拜的无聊促使身处迪拜的外国人们要想尽办法找到有聊的东西。其中一个乐子就是喝茶。

      迪拜的另一面:那些身体很凉的姑娘

      我的运气一直很不好,但来迪拜后,我的运气一直很好。这是一个一年四季都不怎么会下雨的国家,我刚落地,就下雨了。这是一个除了商场没有免费wifi的地方,我来第二天就在宿舍蹭到了免费wifi。这是一个很难交到朋友的地方,而我有小桂子刘桂灵。迪拜是个奇葩极多的地方,而我第一次去喝茶,就遇到了一个极品姑娘。

      小桂子带我游遍了迪拜,但这事儿暂且不提。说喝茶,我们就专心喝茶。那个事情下篇再说。

      来迪拜第三天,我除了认识一个基佬外,还认识一个资深茶友,同事们叫他阿纯,起初我以为是叫阿春,心里还暗想,一个男的有这样的名字,一定很闷骚。然后认识了以后才知道,这货不是闷骚,是已经骚到秦皇汉武都五体投地了。

      这个骚体现在两方面,一是文采斐然,自古名士皆风流,比如柳永,比如唐伯虎,这两位已经是祖师爷级别,人家嫖是给姑娘钱,这两位嫖是姑娘给他们钱。当然,阿纯是比不上柳永和唐伯虎的,要不早就加入作协给国家当喉舌了,还至于在迪拜当导游啊。他特别讨厌这个职业,他说,他认为做导游跟小姐差不到那里去。他说这话让他的同事们都很反感,没人知道他是在抬高小姐,还是在贬低自己。骚的第二方面是指,他对性是真的很开放。他在国内有个女朋友,已经相处五年了,马上就该结婚。但阿纯经常去喝茶,问其原因,他说如果不去喝茶,在迪拜这种鸟不拉屎鸡不下蛋的地方,一定会忍不住出轨的。这番言论足矣惊掉我下巴,我忍不住质问他:难道身体出轨不是出轨?阿纯哈哈大笑:“我女朋友知道啊,还是她让我去嫖的。”这个回应让我反应了好长时间,像是上帝给我开的那扇门被卡住了。

      来迪拜第四天,我们正在会议室培训,下午一点结束。在去吃饭的路上,阿纯拿手机给看一张照片,跟我说:“走啊,下班要不要一起去喝茶?”

      迪拜的另一面:那些身体很凉的姑娘

      我想了想,双子座的两个小人打了好长一会架,然后说,好。

      阿纯突然间放声大笑,惊起一群灰鸽。我实在搞不清楚有什么好笑的,阿纯擦擦眼角的眼泪,腆着脸说,我跟你开玩笑的,你这种人干不出来。

      我说,我是真的想去,再说,我们才认识几天,你不要以为你很了解我。我也不会觉得你把我带坏,我本身就坏。所以你不用承担任何经济和精神负担。

      阿纯说,在培训的四个小时里,我看完了你所有朋友圈。顺便还看了你的公众号。我还看了你的眼睛。

      我的眼睛怎么了?

      相信我,虽然我比你小三岁,但我并不比你阅历少。

      我说我信,在华东,最厉害的导游,可以在十分钟之内知道知道车上的所有游客是哪种人,哪种性格,该如何从他们身上挣钱,以及如何安抚对方。甚至只看一眼,就知道如何用最舒服的方式跟对方交流。

      所以你让我带你去喝茶,就是满足一下好奇心对吧?

      阿纯说,这不行的,去茶室的人都得喝茶,人家给你端茶倒水的,又楚楚可怜得一字排开站你面前,你怎么好意思不花钱?

      我说,那怎么了,去肯德基不点餐蹭空调蹭座位的人大有人在,人家也不会赶人。

      阿纯正色道:那你去蹭过吗?

      我说,没有,不花钱绝不占座。

      阿纯:那不就得了。

      那我花钱点餐,不吃行不?

      阿纯抓抓脑袋,这......倒也不是不可以。

      后来阿纯说我很幸运,能遇到这么漂亮的妹子。但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

      迪拜的另一面:那些身体很凉的姑娘

      此后的几天,我请阿纯吃了好几顿饭,不过阿纯也讲义气,觉得我刚到迪拜不容易,也都回请给我了。

      我俩越来越熟,熟到他终于答应带我去品茶。

      第八天,阿纯下团,他说这个团很满意,明天我们去喝茶吧。喝茶之前,先告诉你一下基本流程,这种事情就像带团一样,不然不要表现得像个雏儿,不然被人欺负不说,还丢我江南淫侠周伯通的脸。

      我说,好的,I'm all ears(洗耳恭听).

      阿纯说:

      迪拜的另一面:那些身体很凉的姑娘

      第九天,有种天降大任于是我也的感觉,心里很慌,仿佛高圆圆要在我面前沐浴更衣。我有点怕,于是给小桂子发信息:走啊,要不要去喝茶?

      刘桂灵:滚你吗的蛋。

      我心想,这货真不知好歹。于是挑了稍微好看的衣服去隔壁楼找阿纯去了。

      阿纯看到我的时候笑疯了,问我,你这么穿不热吗?

      我看着自己的牛仔裤和滑板鞋,再看看阿纯的运动裤和AJ,这么一对比,自己活像个上考场的书生。

      阿纯说,来不及了,快上车吧小雏儿。

      迪拜的老城区很接地气,她和上海很像。上海的一切繁华都在陆家嘴,但浦西的街道里,还有着破破的小胡同和冒着热气的小饭馆。迪拜也一样,无论是世界第一塔Burj Khalifa Tower 还是世界第一大音乐喷泉 Dubai fountain还是世界最大的商场Dubai mall,都集中在迪拜的Downtown里。除此之外的地方,比中国三线的小县城还差得多。

      迪拜的另一面:那些身体很凉的姑娘

      迪拜基础设施虽然不够便利,但居民素质绝对高。偷盗、抢劫、打架、闯红灯、随地扔垃圾等这些事情几乎是不存在的,这有赖于伊斯兰信仰对穆斯林的约束。

      下了班的人们喜欢坐在街头公园里的草坪上聊天,他们无论来去,都不会在地面上扔一张纸片。

      迪拜的另一面:那些身体很凉的姑娘

      但也不尽然,对于扔垃圾这件事,迪拜显然做得不好,到处都是大保健的小卡片。

      我问阿纯,你不是说迪拜不乱扔垃圾吗,这是什么?

      阿纯:这不是垃圾,这是良药。

      我问,你第一次喝茶是不是就打的小卡片电话?

      阿纯:不是的,第一次也是一个朋友带过去的。就像这次我带你一样。

      迪拜的另一面:那些身体很凉的姑娘

      茶室在德拉一所公寓的二楼,楼下就是闹市区,旁边不到五十米就是迪拜的母亲河,Dubai River。

      我发现自古以来妓女都特别喜欢住在有江河湖泊的地方,苏小小如此,秦淮八艳如此,《边城》里的姑娘们也如此。

      在风水学里,山管人丁水管财,山象征着男人,水象征着女人。但普天之下无人不知,男人是靠不住的,这大概是为什么女人都邻水的原因吧?

      迪拜的另一面:那些身体很凉的姑娘

      我已经忘记怎么进的茶室了,有没有按三下门铃我也记不得了,好像中间逃跑过一次又被阿纯拽了回来。

      茶农,也就是妈妈桑,她是一个三十岁的女人,眉目都是风情,刚见面就嘘寒问暖,哥哥、哥哥的叫着,让你以最舒服的姿势半躺在沙发上,然后问你需要什么样的姑娘。

      阿纯招招手,和茶农耳语片刻,茶农满口答应,旋即离去。

      阿纯说,我跟她说,你是第一次到这边,让她带今年新茶过来。

      不过五分钟的样子,七八个姑娘一排展开,衣带松散,带着一种说不上好闻,但偏友好的香味,微笑着看着你,一副乔杉按摩的既视感。

      但姑娘们显然没有这么好看,大多已有疲态。还有两个个在玩手机,甚至招呼都没跟我们打,跟电影里的情节一点不一样,我还以为她们会冲着我说声:老师好。

      迪拜的另一面:那些身体很凉的姑娘

      阿纯说,兄弟,你先选。

      我说好啊。我拿起桌上的玻璃杯,杯里的水晃的厉害。

      面前的姑娘们已经忍不住捂住嘴笑了。

      阿纯也乐了,说:风吹幡动,不是风动,不是幡动,是阁下的心在动。这样吧,那我先选,你再看看吧。

      我说,好。

      阿纯招招手,说,过来啊。面前一个姑娘走过来牵着阿纯的手走掉了,很熟练的样子,大概他们是老相识。

      阿纯说,他是一个念旧的人,即使嫖也会对着一个嫖。

      迪拜的另一面:那些身体很凉的姑娘

      阿纯走掉之后,场面变得更加尴尬。我头都抬不起来了,茶农大概看出了我的窘迫,挥挥手让姑娘们散去。然后坐我旁边,手拍在我的臂膀上。这个动作饱含深意,一方面显得亲切,一方面又在给你压力。

      我懂。这时候的处境就像站在蹦极台上,你要么主动跳,要么被对方踹一脚。

      我说,能不能换个清新一点的?

      茶农笑着说,小哥哥眼光还很高嘛。有,新来的学生,DL的,500迪拉姆(1000元人民币)一个小时。不过小哥哥第一次来,姐姐我给你个人情价,还按300迪一小时好吧?给你看看照片,喏,就是这个样子。人家刚大三毕业呢。昨天才飞过来的。

      我说,好,那就她。对了,我想问下,你们这边都是什么价位啊?

      茶农说,我这边没有陈茶,都是30岁一下的新茶。最低300起包钟,像给你看的那个学生,最低500起。包夜的话,谷雨茶600起,明前茶1000起,宝宝茶1500起。

      我震惊了一下,也就是说,换算成人民币,600起一小时,宝宝茶得3000包夜?

      茶农笑了,小哥哥不要换算成人民币嘛,在迪拜就是迪拜的价格,这里所有的一切不都是国内的两倍嘛。

      这时候,茶农说的那个姑娘已经站在我前面了。她确实很漂亮,长发如瀑,眼睛含笑,穿着一身旗袍,更显身材玲珑。说话声音小小的,温柔如水。我听茶农介绍她的时候,还一度担心姑娘会脱口而出:唉呀妈呀大哥,干哈啊!?

      姑娘拉着我的手走近一间小小的屋子,她的手好凉。

      屋里的窗帘是红色的,灯光也是红色的,整个屋子一切都是红色的。空气中混合着廉价香水和精子的味道,令人压抑。不知为何,这种氛围让我想要拎着小米加步枪去保卫祖国,而不是跟姑娘大战三百回合。

      姑娘说,哥,你先坐,我去洗个澡。

      我说,那个,你可以不用洗的。

      姑娘说,还是洗洗吧,你要不要一起来?

      我说,不不不,我的意思是,钱我给你,我并不想跟你做什么。

      姑娘楞了一下,没理我,转身去浴室了。

      这他么是多好一个姑娘啊,真有职业使命感,比我高尚多了,在我带团的时候,如果收不上来自费,我团都不想带了。

      过了一会,我也不记得多久的那种一会。姑娘围着浴巾在我旁边坐下了,锁骨上有水向里面滑动。她没有卸妆,嘴唇上还是那个斩男色,头发粘在鬓角,睫毛上有一层尚未蒸发的雾。

      我感觉身体某个部分竖了起来。

      姑娘很和适宜的握住了他,凑过来准备吻我。

      本能上,我应该把她推倒的,然后扯开她的浴巾,狠狠得在这沙漠国度里释放热情。他吗的,有多久没做过了,我是不是有点亏待自己?再说这姑娘长得多好看啊,甚至超过我的审美标准,一双腿又细又直又长,腰肢不堪一握,胸不大不小却很挺拔,眼神也清澈,不像是久经人事的样子。最厉害是那张小小的嘴巴,我是真的被这斩男色斩得七荤八素。

      还有,她的手,轻轻的,软软的,很......舒服。

      吗的!吗的!吗的!来吧,我为什么要控制自己?!

      在头脑风暴的三秒里,我构思了一万个迎接她的吻然后把她推倒的画面。来吧!为什么不呢?

      她吻到了我,她的嘴唇好凉。

      我握住了她的胳膊,她的胳膊好凉。

      我推开了她。

      是的,推开了她。

      这完全不是我的脑子所想,我脑子里想的是鱼水之欢,想的是颠鸾倒凤,想的是久旱逢甘霖,想的是亿万颗精子攻陷堡垒。

      姑娘愣了,我也是。

      姑娘说,不做也是要付费的。

      我说,我知道。

      姑娘说,你不像是阳痿啊。

      我说,绝对不是。

      那你是嫌弃我?

      更加不是,我很喜欢你,但我有女朋友了。我没能过去这关,对不起。如果我跟她分手,你做我女朋友,我就可以了吧。

      姑娘懒得理我,大概觉得我是一傻逼。她目前唯一的任务就是把这一个小时浪费掉,然后我离开这个房间,付给她300迪拉姆。

      她拿起手机开始刷微信。

      我终于找到了我把她推开的原因,于是问她:你为什么这么凉?我看你屋里还有这么厚的棉被,迪拜这种沙漠国家都不会低于30度,你不热吗?

      姑娘从微信里出来,看着我说,我们做这个的,都体寒。

      “为什么呢?不是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吗?”说完这句话,我有点后悔,担心会冒犯到她。

      但姑娘似乎并不在意我带着调侃的问题。她似乎有点落寞:你知道的,这个是青春饭,做到30岁之后就没戏了。你们是不是觉得我们躺着就能挣钱?不是的,这一行很累的,就像躺在地狱里。很冷。

      我说,那正好,我这人天生体热。你别玩手机了,我们聊聊天吧。

      我把她的手拉过来,我说,你看,我就是体热。这样,你把衣服穿上,我们聊聊,聊什么都行,不聊你不想说的。

      在接下来的半小时里,我这个没有情商的人显得极有情商。于是姑娘跟我说了很多,关于她的小姐妹啊,关于她的家庭啊,关于她学校那些事儿啊,关于金钱啊,未来啊。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对每个嫖客都说这个,但我能看出来,她说得很轻松,也很开心。

      她没跟我说为什么要做这一行,也没有告诉我她身世多凄惨。我甚至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家乡在哪儿。但这些问题都不重要。

      迪拜的另一面:那些身体很凉的姑娘

      迪拜和中国相差4个小时,迪拜8点的时候,中国12点。迪拜12点的时候,中国凌晨四点。

      迪拜12点,我和阿纯走在迪拜河畔。

      阿纯:你没做?

      你怎么知道?

      没听到声音,我就在你隔壁。

      对哦,但是我也没听到你那边的声音啊,难道是我和她聊得太投入了?

      阿纯说,你不可能听到的,因为我也没做。那姑娘给我按了一个小时的摩,我估计姑娘会觉得我是个傻逼。

      你......为什么,因为我在隔壁,不好意思?

      不,是厌倦了。钱挣够了,我想回家结婚了。现在我发现除了对我女朋友,我对谁都提不起来兴趣。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来喝茶了......

      如你所知,男人都是大猪蹄子,是不靠谱的。尤其那些说,下次不赌了,下次不吸了,下次不嫖了,下次不......这都不可信。但很奇怪,我这种谁都不信的人,居然信了阿纯。

      我信他,绝不是因为阿纯给我出了300迪拉姆的嫖资。

      迪拜的另一面:那些身体很凉的姑娘

      翌日,我和小桂子在波斯湾的海里游泳,我们讨论着海滩上来自世界各地肤色各异身型不同的姑娘,内心毫无淫欲。

      我跟小桂子说,有空你可以去喝喝茶,他们的作息时间是下午四点到凌晨两点,凌晨两点到早上九点可以包夜。包夜的时候,她们会带四个TT。东南亚的姑娘最便宜,越南的皮肤最好,像乳胶一样柔软。还有,尽量找中国人,这一行里,中国人很讲诚信,而外国人习惯性仙人跳。最后,尽量不要歧视她们,其实大多数小姐都很孝顺,并且身世不好。就比如上次DL那个学生,大学的学费都是她自己挣的,她弟弟也靠着她养着。如果有更好的选择的话,谁想做小姐啊,身体都毁了。再想想我们自己,也未必比她们高尚到哪儿去。

      小桂子惊讶得问我,你怎么这么老司机,你是不是去嫖了?

      我说我没有你信不信?

      那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可我,就是知道啊。

      好吧好吧,最后我想问一下,包夜都能干什么?

      包日啊。

      迪拜的另一面:那些身体很凉的姑娘

      此时的小桂子和江河老师一样羞涩,内心里有欲望,但守着传统道德约束,想要,又不意思要。

      而我能把有关于小姐的事情随口说出,但这并不代表我就真的嫖过一样。就好比我在团上讲赵匡胤讲朱元璋,我能讲,但我真的没见过他们。这段解释是多余的,嫖没嫖过,这又能代表什么呢?

      我看到了事情的经过,对这种事情已经没有好奇心了。所以就像看黄片,看来看去,姑娘换了样子,但套路是一样的,看着看着就索然无趣了。这不像爱一个人,她永远都会给你惊喜,那份牢固的、温暖的、悸动的情愫从指间直通心脏。哪怕她没有陪你立黄昏,没有问你粥可温。但你依然会怀念她,哪怕你都没睡过她,你还是会怀念她。

      爱情很神奇,她若爱你,你不给一分钱她也愿意跟你睡,但倘若她不爱你,你给她多少钱,她也不睬你一眼。睡过很多姑娘一点不牛逼,牛逼的是睡一个姑娘睡一辈子。

      大千世界里的姑娘都一个样,不一样的永远都是你爱的那一个。

      迪拜的另一面:那些身体很凉的姑娘

      迪拜每天都在上演着穆斯林的念、礼、斋、课、朝。这个不需要雕像,不需要图画,不需要任何实体去纪念的宗教,却有着无与伦比的感染力。

      据说在伊斯兰国度里呆久了,人会变得干净。比如说,突然之间不吃猪肉了,突然之间不赌了,突然之间不嫖了,突然之间开始珍惜一个人了......

      我和小桂子从海里爬上岸,享受着酷热的沙漠和凉爽的海风调和出来的舒爽。我们躺在沙滩上,继续讨论着周边性感的姑娘们。我们开始有一种奢望的念头,这个念头变成线,织成一幅画面,画面里,爱情不再是奢侈品,友谊变得简单,亲情变得绵长。

      它大概就是这样的:

      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迪拜的另一面:那些身体很凉的姑娘

      如果不能够,那就坚持做一个少喜少悲的记录者。

      多带一些美好,在这人世间。

      迪拜的另一面:那些身体很凉的姑娘
      长剑独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3   其中:访客  3   博主  0

        • avatar 96不会 1

          有茶侬vx吗

          • avatar 96不会 1

            • avatar 96不会 1

              有茶侬微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