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8个月,我和他们一句话也没有说

2018年5月21日11:38:13 1 已收录 1,061

黄双,90后。2017年3月开始一个人的环球骑行。骑迹遍布美国,欧洲,西非。现在安哥拉

 

今晚,是在安哥拉山村的第一次露营。

因为严格来说,之前在加油站,海边,天台的露营都称不上真正"接地气"的露营,我总觉得,每到一个国家,不与当地村民真正接触的了解是不全面的,尤其是非洲,城市人民和乡村人民有着很大的不同。

 

因为在首都卢安达华人被绑架案频发,因此在出发前很多人警告我说,

不要信任这里的人!

警察是土匪!

村民是土匪!

千万不要在乡村露营!

他们看到你是中国人就会抢你!

 

看似是正当的警告,我却只觉得是危言耸听。

没有人被村民抢过,也没有人在村庄露过营,没有经历就没有发言权,苹果尚且有酸有甜,你岂能在尝过一个苹果后就断定整颗苹果树都结的一样的味道?自以为是的世界观让我们变得狭隘,偏见和失去对世界真知的探寻。

 

下午的天气很多变,4点多开始狂风大作,乌云密布,艰难的顶着风行驶了5公里,殊不知在翻过一个山头后,居然看到了彩色的云,好像每一座山都带来新的变化。

 

非洲8个月,我和他们一句话也没有说

 

 

因为海拔的上升,气温也不断降低,5点半,是时候露营了。远远的,看见天空飘着一杆巨大的安哥拉国旗,以为是警亭,后来发现只是普通的小村庄,零星分散着三户人家。有几个村民正在一个小棚下卖着猴面包果。猴面包果,因外形酷似面包而得名,是安哥拉随处可见的一种水果,可以生吃,也可以拿来烤着吃。

 

 

我刹住车,朝他们走过去,他们齐刷刷的看着我,我尽可能的露出八颗牙齿的微笑,简单的比划了一番我要在这里露营的想法,他们很开心的点了头。

环顾了一下四周,露营的选址地是最好平整,离村民家不太近,以免相互干扰,但也不能离太远,以防万一可以及时求救。我最后选在了国旗的正对面。

 

非洲8个月,我和他们一句话也没有说

 

 

麻溜溜的搭完帐篷后,我想还是该过去和他们打个招呼。他们一定也很好奇我的到来。

安哥拉是葡萄牙语国家,我一句葡语也不会,为了不显得那么尴尬,我拿起一个猴面包果,用手做出切开并且吃的动作,大意是问他们该怎么吃,我是真心好奇,并不只是为了搭话。正好有个小孩已经拿着切开的一个在吃了,他们便让我尝尝。不知道是因为切开了太久还是本来的缘故,嚼起来又干又硬,没有一点水分。他们倒是津津有味盯着我。

 

非洲8个月,我和他们一句话也没有说

 

 

本来打算买一颗,不过这个味道只好让我作罢。我拿出相机问问能不能给他们拍照,根据这么久的经验,照相是最让他们兴奋也是最拉近感情的方式,即使没照过相,可是他们都知道摆出自己最好的一面,这种镜头感,是非洲人独有的魅力。过后,我又教会了一个村民帮我也拍一张,几乎在每一个地方的村民合照甚至是路上的

骑行照,都是随机教村民拍的,只不过一个按键,除了手抖的模糊照以外,大部分和我的照相技术不相上下,而且他们总是很兴奋咔咔一连按下很多张。

 

非洲8个月,我和他们一句话也没有说

 

给他们看照片是最高潮部分,他们看见相机里的自己都乐的笑弯了腰,我看气氛正浓,便说要给他们录个视频,这个没法用手势解释,我便拿着相机身体扭动起来,然后大笑着做出邀请他们的姿势,他们一开始只是看着我滑稽的舞姿被逗乐,但是身体仍然不知所措,一个穿棉衣的大姐最先被点燃,拿着牛奶瓶开始摇摆着身体,接着是背着婴儿的妈妈,开心的转起了圈圈,最后是男人,孩子,老人,镜头里只剩下一口口欢乐的大白牙。非洲8个月,我和他们一句话也没有说

 

我加入他们的狂欢。

中国人,安哥拉人。中国人,非洲人。

没有音乐,只有欢呼。没有国界,只有交融。

与其说是舞蹈化解一次次不会语言的尴尬,不如说是语言的限制打开交流真正的大门。

 

 

很多人都说,你英语好,才敢这么环球游,我们一句外语都不会,哪里也去不了。

 

可是在非洲的这8个多月,我记忆里最开心的却是那些我一句语言都没有交流过的人们。

在阿拉伯语的摩洛哥,结交了三个待我如至妹的亲哥哥;在法语的塞内加尔,去学校当高中生,

非洲8个月,我和他们一句话也没有说

在冈比亚说方言的村庄参加当地狂欢节;

非洲8个月,我和他们一句话也没有说

在葡萄牙语的几内亚比绍,教孩子们唱中文;

 

非洲8个月,我和他们一句话也没有说

 

在土著语的利比里亚村庄,与村民们一起过新年

 

非洲8个月,我和他们一句话也没有说

 

在约鲁巴语的尼日利亚贫民窟,给孩子上课。

 

非洲8个月,我和他们一句话也没有说

 

 

还有好多好多那些难忘的瞬间,都是和这些一句语言也没有交流,只会说当地方言的村民一起。

 

非洲8个月,我和他们一句话也没有说

 

 

记得上帝造人时

  地球上简简单单

  一根肋骨 同一个祖先

 

 

  黑暗里草原上

  虫鸣鸟叫无喧闹

  火把旁是欢腾的脚丫

 

  从前的交流变得慢

电脑,手机,邮件都没有

  说一句话必须要走到他的跟前

 

  从前的语言也不一样

  讲太多费劲儿

  你笑了 人家就懂了

黄双- 改编自《从前慢

 

 

入夜,漆黑一片,狂风大作。

咚咚咚咚,帐篷外响起脚步声,

"Amiga,amiga",

他们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我探出头,

一大瓶新鲜的牛奶在黑夜里显得格外纯净。

 

非洲8个月,我和他们一句话也没有说

黄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avatar 福利ACG 1

      so cool 厉害了!